偽戒 作品
幾天沒更新/沒有找到你看的書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復

第四六四章 語言的藝術

    江州,于家一廠區院內,直升機緩緩落地,秦禹滿面春風的帶人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三叔,小姑,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就是咱們松江的合作伙伴,秦禹。”可可帶著家里人上前,笑吟吟的介紹道:“秦禹,這是我小姑,我三叔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三叔。”秦禹立即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“于萬江。”

    “于紅言。”

    二人分別說出自己的名字后,逐一與秦禹握手。

    “再給你介紹一下,我的同輩兄弟哈。”可可落落大方的讓開身位,又給秦禹等人介紹了一下自己同輩的同族兄弟。

    一群人寒暄過后,數臺汽車才徑直開向于家公司總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點多鐘,公司總部的會議室內,于家成員來了十幾位,可謂給足了秦禹等人面子。

    眾人沒有過多的客套,逐一落座后,就談起了正事兒。

    會議主持是三叔,所以他率先發問:“你跟我大侄女是朋友,我就稱呼你為小禹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三叔。”秦禹此刻手心里全是汗水,因為于家在座的每個人都在審視著他。而他自己也清楚,藥線今后還能不能干,其實就看今天這出三堂會審的戲碼。

    “小禹,我想問一下,你知道松江那幫公子哥,給我們開出的是什么條件嗎?”三叔聲音平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聽過一些,可可在電話里給我講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三叔點頭說道:“如果沒有松江的這幫公子哥攪局,那我們按照之前的模式繼續合作,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。可現在不但有人先抬價了,而且還發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,那你就得給我們一個,選擇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秦禹聞聲點頭。

    “先期款兩百萬是肯定不行的。”三叔理智且直白的說道:“如果沒有合適的方案,我們寧可放棄松江市場,也不會再摻和到你們本土的利益爭斗當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您的意思。”秦禹斟酌半晌后,緩緩起身。

    于家眾人霎時間安靜下來,都表情凝重的將目光聚焦在了秦禹身上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很感謝可可以及于家,長時間內對我們的支持。”秦禹雙手伏在桌面,表情同樣嚴肅的說道:“這次松江的小三,突然要出資撬動我的供貨商,我是有一定心理準備的,只是沒想過它能發生的這么快。”

    眾人沉默的繼續聽著。

    “可可給我打電話,說松江來的人已經和你們接觸上之后,我才緊急抽調資金,倉促間打過來兩百萬先期款。”秦禹停頓一下,話語清晰的說道:“但這錢不是為了穩住可可的,只是考慮到,我應該給予于家怎樣的誠意而已。說句心里話,哪怕這兩百萬砸下去沒有效果,白扔了,我也不覺得自己虧了啥。畢竟可可和于家幾次幫我,都不是錢可以衡量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聽到這話,噗嗤一笑,扭頭看著三叔嘀咕道:“這小子還挺會說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聽。”三叔插手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這兩百萬和松江小三開出的價碼,那是沒辦法比的,所以我來之前,也和背后的老板商量了一下,拿出了一個大致方案。”秦禹扭頭環視了一圈眾人,鏗鏘有力的說道:“我們也決定,對于家公司進行注資,首期投入一千萬,主要用于高薪聘請科研人員,和提升廠區的生產設備。”

    “首期投入一千萬?”

    “還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錢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說完,于家眾人紛紛交頭接耳了起來,聲音很小的交談著。

    馬老二坐在末尾的椅子上,一臉懵b的看著秦禹,扭頭沖徐洋問道:“他上哪兒整一千萬去?”

    “誰他媽知道呢,可能他有遺產繼承吧。”徐洋也很懵圈的回道。

    三叔和小姑輕聲交談幾句后,才回身問道:“一千萬怎么打款?”

    “細節敲定,我馬上再打兩百萬到賬上。”秦禹看著底氣十足的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呢?”一個青年張嘴問道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錢,要等于家在松江建廠之前,再打到公司賬上。”秦禹言語清晰的說道:“而這個建廠就是第二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也想讓于家在松江建廠?”三叔看了一眼可可后,才沖著秦禹追問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禹點頭:“如果僅僅只是地面藥線市場的爭奪,那我的關系怎么會投這么多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們有把握跟那個小三爭一下嗎,而且還是在松江?”三叔持懷疑態度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是那句話,我的關系要沒有能力和小三競爭,那他為啥要先期投入這么多?打水漂嗎?”秦禹很穩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三叔聞聲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當時跟可可說的就是,只要于家立場不變,保持跟我們的合作關系,那松江的事兒,都由我們自己來辦。”秦禹

    再次補充道:“等結果有了,你們帶著骨干進松江建廠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繼續說。”三叔點頭。

    “四百萬到賬后,我們這邊有兩點要求。”秦禹豎起兩根手指說道:“第一,我們要成立一家新的醫藥公司,而且我方持股要占百分之四十以上。第二,高薪聘請的科研人員,主要的生產團隊,以及公司高管,必須跟這家公司簽署勞務合同,要正式的。最后,未來要新補充的高價醫療設備,必須算作這個公司的資產,從而保證雙方利益,都不受侵害。”

    三叔聽到這話,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:“那相當于你這四百萬是花在了自己身上,不是花在我們身上啊!”

    “三叔,如果松江的爭斗,以我們失敗而告終,那我們要這些設備和科研人員有啥用?”秦禹笑著回道:“于家現在那個公司就是個空殼,它只負責走賬和資金往來,因為主要的生產車間是上不了臺面的,也沒辦法納入公司資產的,那我們投了這么多錢,你總不能讓我們占個空殼子公司的股份吧?”

    眾人聽到這話,都
东莞快乐十分网络赌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