彥小焱 作品
幾天沒更新/沒有找到你看的書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復

843:結實的臂膀

    安瑤緊隨其后趕了過來,“爸媽……你們沒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安建山說。

    曹秀娥就是受到了驚嚇,身上倒也沒什么大礙。

    那些地痞流氓以及那些喬裝打扮的護衛,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龐飛和安瑤攙扶著安建山和曹秀娥,讓他們坐在車上休息一會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離開了,對不對?”這一點,安瑤早想到了,以龐飛的敏銳和警覺,不可能在自己離開后還沒察覺。

    她沒戳破,是因為對方要求了只能她一個人來,她害怕讓對方察覺到了龐飛跟著會撕票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一直知道,龐飛會跟著她的,不會丟下她一個人不管的。

    她愛的男人,果然沒讓她失望!

    只是,今晚的事情卻也存著很多的疑云,她自己不明白,但龐飛似乎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“你剛才說的軒轅夢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肯定隱瞞不下去了,于是,龐飛便將白天的事情細細地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具體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,想來應該是那軒轅夢嫌我對她態度不好,故意給我刁難吧。”龐飛猜測著說。

    安瑤嘆息了一口氣,“今天來個軒轅流,明天來個軒轅夢,他們軒轅家的人,是誠心不讓我們好過是吧。”

    龐飛伸手攔住安瑤的肩膀,“今晚的事情,不會再發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龐飛,你自己也要小心啊,我總覺得,這次的事情,跟以往的都不太一樣。”這是女人的第六感,說不上來,但就是有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龐飛應聲點了點頭,“知道了。先回去吧,爸媽都受到了驚嚇,今晚就讓爸媽跟我們回別墅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這么想的。”安瑤說。

    某酒店內。

    護衛前來報告,“殿下,屬下無能,任務失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女人你們都對付不了?那我養你們干嘛?”軒轅夢怒氣沖沖地質問。

    護衛解釋道,“原本是安瑤一個人出現的,但后來那龐飛卻又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,他的武功實在是太厲害了,屬下們……實在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龐飛?”軒轅夢神色一冷,“他們夫妻倒是伉儷情深啊。別人都說龐飛將老婆捧在手心里當寶一樣呵護著,我倒很想知道,他究竟能護那個女人到什么地步?”

    “這次知道該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屬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牛頭山,山頂別墅。

    將安建山和曹秀娥安頓好,龐飛和安瑤,才返回自己的臥室。

    “別想那么多了,早點休息。”龐飛為安瑤掖好被子,讓她安心入睡。

    安瑤拉著龐飛的手,“你也躺下,不然我睡不著。”

    龐飛伸出胳膊,安瑤自然地將腦袋放在他的臂彎里,每晚都習慣了這樣的入睡方式,若是少了那條胳膊,反倒是像少了什么一樣,心里很不踏實。

    有了龐飛的臂彎,安瑤便能很快入睡,那些煩心的事情,也仿佛瞬間化為烏有了一樣。

    龐飛雖閉著眼睛,卻是遲遲沒有入睡。

    他跟那軒轅夢雖說打交道不多,卻也能從她的脾性中察覺出那女人不是個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今晚的事情怕只是個開始,往后還不知道會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看來,自己有必要和軒轅夢見上一面了!

    第二天,龐飛難得的沒有松囡囡上學,而是讓護衛去送的。

    他自己,則帶著安瑤,親自來見軒轅夢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肯見我嗎?”軒轅夢兀自忙著手中的事情,看也沒看龐飛一眼。

    龐飛直接了當,徑直問道,“昨晚的事情,是你安排人做的吧?”

    “聽不懂,也不明白你在說什么。”軒轅夢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她不承認,龐飛也拿她沒辦法。

    但事實究竟怎樣,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來見你了,你找我作何,現在可以說了。”龐飛不想就那個問題糾結太久,話鋒一轉,將話題轉到了今天前來的目的上。

    軒轅夢故意刁難,“昨天我跟你說的時候你不聽,今日你來找我我便要說嗎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便是,你讓我說我便說,你有什么資格,你以為你是什么人?

    龐飛不由得黑臉,這個刁蠻任性的女人,要不是她身份特殊,他真想給她一個大耳瓜子!

    “殿下要刁難于我,我沒得說的,但請殿下記住,龐飛也不是什么任人使喚的人。今日我前來找你,是來解決問題的,你說,那便皆大歡喜,你不說,那龐飛日后也不會再來了。但若是下次再有類似昨晚的事情發生,可就別怪龐飛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軒轅夢的手僵住了,手中的東西,被她狠狠丟在桌子上,“你就是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的?”

    “殿下,龐飛并無惡意,他這人說話向來很沖,還希望殿下諒解。”安瑤適時地解釋。

    軒轅夢的目光,只是在安瑤臉上掃了一下,這種只有美貌沒有智慧的女人在她看來,不過是一副空皮囊罷了!

    “龐飛,你對任何人都是這樣冷冰冰的態度嘛?”軒轅夢突然好奇,問道。

    龐飛道,“差不多,除了我在意的人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將來要是我成了你在意的人,你也會這樣對我嗎?”軒轅夢眨巴著一雙大眼睛,問。

    龐飛皺眉,“那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成為我在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個人呢,有一個壞毛病,就是別人越是跟我對著干,我就越是要跟他杠到底。我不喜歡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家伙,也不喜歡你這副死人臉,但你越是對我冷冰冰的態度,我就越是想將你強擰過來,讓你對我畢恭畢敬!”

    龐飛迎上那雙漆黑的眼眸,嗤笑一聲,“那是殿下的事情,于我何干?”

&nbs
东莞快乐十分网络赌博